劫持者的出現,沒有任何徵兆。
  6月10日,上午9時10分,湖北省潛江市浩口鎮三小的下課鈴聲準時響起,六年級四班語文老師秦開美準備帶孩子們下樓去做課間操。
  一個身影出現在教室門外,向秦老師招手示意,出來一下。
  “您有什麼事啊?”以為是學生家長,秦開美兩步跨出門。
  一個頭髮花白的老人示意她再走近一點。秦老師這才看清,他右手握著一根炸葯管,上面綁著打火機。
  “這是我自製的炸葯。”老人開口說。
  他又指著左手的布袋,“這裡的瓶子全部都是汽油。”接著他掀開身上的罩衣,一一展示,“這是我自製的手槍、炸葯,還有刀。”
  “你今天要是不配合我的話,就和我死在這裡,別想活了。”站在門口,老人發出威脅。
  電影里的畫面一下在秦開美的腦海中閃過,“今天遇見恐怖分子了!”“第一反應,真的害怕。”一天后,在中國青年報記者面前,這位身高1米53的小個子女老師回憶道。
  同校老師、她的“閨蜜”莊士星事後都還為秦開美捏著一把汗,“以為她會嚇得不行!”
  24年前,兩人一同來到潛江市師範學校函授,成為同班同學,從此結下友誼,幾乎無話不談。對於秦開美的“膽小”,莊士星平時的感覺是“想起來都好笑”。
  她記得秦家的一個小笑話。由於秦的丈夫一度在外跑運輸,有一次女兒在同學家留宿,還專門打電話問媽媽:“你怕不怕,怕的話我回來陪你。”
  然而面對劫持者的威脅,秦開美並沒有驚慌失措。
  “你不要激動,你要我怎麼配合你,我就怎麼配合你。”她主動“示弱”。
  老人慢慢把秦開美逼進教室里。“你們老師和你們今天要是不和我配合的話,都別想活著出去,我就把這個炸葯點燃!”他吼起來。
  “啊!”幾聲尖叫在教室里驟然響起。
  “我們鎮靜一點!”秦開美連忙提醒。
  “這個老爺爺他不是壞人。”她開始安撫學生,“你們不要怕,這個老爺爺他把事情辦完了,我們幫他解決了,就沒事了,我們就可以出去了。”
  “鎮靜,鎮靜。”幾個男生跟著喊起來。教室里安靜了,偶爾有小聲的啜泣。
  坐在第二排的女生胡佳妮的記憶是從老人走進教室,“砰”地關上前門開始的。
  “鎮靜,鎮靜。”胡佳妮一邊流淚,一邊默念。她還記得,幾個月前的作文課“學會成長”,當時秦老師說,要勇敢擔當,要考慮長遠。
  “這是派出所指導員的號碼,你給我打過去,10分鐘不過來的話,我就把這個炸彈引了。”老人突然舉起左臂,上面寫著一串電話號碼,“我今天就沒想活著出去,把遺書都寫好了。”
  秦開美迅速拔完電話,講明情況。
  此時,老人已將一把20多釐米的長刀和幾個裝滿汽油的礦泉水瓶擺在了講桌上。
  他慢慢擰開一個水瓶,濃烈的汽油味在教室里瀰漫開來。
  秦開美央求老人能不能蓋上,說了幾次,老人一直沒有反應。她意識到老人“耳朵有點聾” 。
  老人漸漸暴躁起來,在講臺前走來走去,不斷發出威脅。
  “老爺爺你不要激動,冷靜一點,你要相信政府,千萬不要傷害這些孩子。”秦開美安撫著老人,一邊提出:“讓我留下,學生走行不行?”
  老人依舊沒有理睬。
  秦開美轉而安撫學生,“馬上要調考了,大家把最近的試卷拿出來再做一做。老爺爺把事情辦完,我們就可以出去了。”
  教室里響起翻動試卷的沙沙聲。
  12歲的鄭雨桐坐在第一排,這個膽子挺大的小女孩,一邊和老師一起安撫起老人,一邊在試卷上寫著描寫“春夏秋冬“的詩句。
 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。秦開美事後回憶,自己內心開始焦慮,“身邊沒有人來幫我,學校沒有一個人知道這件事”,萬一派出所指導員沒有及時趕到,不知道會發生什麼。
  一個小腦袋突然出現在窗外。原來,隔壁班有學生看秦老師班級做操一直沒人下去,前來探視。
  秦開美趕緊朝他使眼色,但眼睛都眨痛了,小孩也沒明白什麼意思。
  想起老人耳朵有點聾,趁其走來走去,在他轉身的一瞬間,秦開美一邊用眼色示意,一邊小聲說:“趕緊去找老師來。”
  講臺上的汽油瓶讓這個學生似乎也感受到一些異樣,他迅速跑下樓。
  很快,秦開美的手機“嘀”了一聲,一條短信蹦出,“美兒,堅強!老天會保佑你平安無事的!”
  發來短信的是莊士星。
  在莊老師眼中,秦開美“文靜、穩重”,“愛學生,也得學生喜歡”。
  幾年前秦老師有一次生病,幾天后兩人一起到學校,一群上學的孩子圍上來,“哎呀秦老師地叫個不停”。當時孩子們歡呼雀躍的場景,讓她至今記憶猶新。
  同事和校領導相繼趕了過來,秦開美感到心裡開始緩和了一點。
  鎮派出所幹警、鎮領導也相繼趕到。
  “老爺爺,我留下做人質,可不可以?”秦開美再次與老人交涉。
  “可以,但是你要留在這裡。今天我們一起死在這裡。”老人鬆了口,又一把緊緊攥住秦開美的右手。
  炸葯一下離秦開美眼前只有幾十釐米,不斷地晃動。
  全班52名學生兩人一隊,小步快跑,有序離開。
  距老人進門已經半個小時。此時,校門口兩百米外,秦開美的丈夫張賢華正在自家的小賣部擺弄商品。聽到妻子被劫持消息的那一刻,他以為是玩笑。
  趕到現場,眼前的一幕讓他驚獃了:一個穿著紅色上衣的老人手持尖刀,妻子一臉平靜,沖他不斷擺手,示意不要上前激怒老人。
  張賢華很擔心。他知道妻子“膽小”,平時自己出門,她經常整夜不關燈,或者把電視一直開著。每次打雷,她都不敢往窗外看。
  民警開始與當地鎮幹部一道疏散校內其他師生,同時組成談判組與劫持者談判。
  疏散到操場上的胡佳妮淚水沒停,雙眼紅紅的,為自己的老師擔心,“秦老師還在裡面呢!”
  有人問:“你很喜歡秦老師呀!”“因為秦老師喜歡我們!”小姑娘乾脆地回答。
  胡佳妮自認為語文成績還不太好,但她喜歡秦老師的嚴格要求,“秦老師每個地方的問題都會講到,特別細緻”。
  回憶起教室里的30多分鐘,胡佳妮眼中的秦老師一直很平靜,“和平時在課堂上沒什麼兩樣”。
  不久,浩口鎮鎮委副書記、紀委書記王林華提出用自己交換人質,獲得同意。
  在與炸葯、汽油瓶和劫持者相伴40多分鐘後,42歲的代課老師秦開美終於走出教室。
  “這是一個教師的本能。”她這樣評價自己昨天的舉動。
  26年來,“代課老師”是秦開美身上不變的標簽。
  在浩口鎮三小老校長塗華成記憶中,秦開美最早在浩口鎮下麵一個叫柳州小學的村小代課,1990年,當時工作才幾年的秦開美一舉奪得全鎮教學比武第一名。
  1995年,柳州小學撤並後不久,塗華成把秦開美請到了浩口三小。在這位校長執掌學校的十多年裡,秦開美每年都是畢業班的把關老師,“小考總是拿第一名”。
  在秦開美家裡,丈夫把她厚厚一疊獲獎證書一字排開,先進個人、模範教師,沒有一年落下過,有些紙張已經泛黃。
  老校長塗華成感慨,時代發展太快,社會對教師這個職業的影響也很多,即使是一些老教師,激情也有淡化,但秦開美一直沒有變——“見到學生就喜歡,走上講臺就激動”。
  讓他印象深刻的是秦開美自己的一句話:“我像迷上了教書。”
  很多同事甚至有些不理解這種“迷”,到浩口三小當代課老師這些年,月工資從400元開始,600元、800元,今年剛剛纔漲到1400元。而自己家的小賣部請人,工資多年前都是1000多元,“還不如回家做個老闆娘!”
  好朋友偶爾也能聽到秦開美的不甘心,“到哪裡掙不到這點錢呢?”但很快就又聽到她的自言自語,難以割捨看到孩子們成長的成就感。
  事後,很多老師在跟塗華成的交流中,都認為秦開美的沉著冷靜“讓人不可思議”。但在老校長眼裡,這就是一個讓人放心的“兵”。
  “她為什麼課教得好呢?她講課過程中,充滿著對學生的關懷愛心啊。她的人文情懷,講課中就體現出來了。她最大的一個優點就是這個,課講得好。”老校長感慨,“差不多正是一節課的時間,她給孩子們上了人生最震撼的一課。”
  6月10日11時許,特警的槍聲響起,劫持者被擊斃。他叫張澤清,60歲。
  今天下午,中國青年報記者在現場看到,除了多媒體課桌,室內其餘物品已被搬空,黑板上的一個彈孔顯得格外醒目。
  本報潛江6月11日電  (原標題:劫持者的炸葯前,上震撼一課)
創作者介紹

1601

yp96ypeag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